欢迎访问中国民生播报网,广告投放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动态 >

政府介入:洛阳路桥集团是拖欠农民工工资重灾区

时间: 2019-01-26 19:08 作者:admin 来源:网易 点击:

小年夜将至,农民工工资讨要成了各方关注的焦点,有消息称,洛阳路桥集团拖欠农民工工资超过9000万元。笔者的父亲与9名村民均在拖欠之列,讨要之路异常艰辛,数日来,笔者也参与其中,目前洛阳市政府、孟津县政府均已介入,现将所感所知整理成文,拖欠内幕与“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规避丑行详尽揭露、逐一展现,希望引起各级重视......

求助信:17万元农民工工资讨要无果,请求政府介入

笔者的父亲常某跟村里的9名农民工工友从2018年3月开始在洛阳路桥集团旗下的工程队里打工,但拖欠的工资至今没有发放到手。顺藤摸瓜逐级向上了解,笔者发现,仅王培红一个人的手下就有近50名农民工,拖欠农民工工资17万元。

据王培红所述,洛阳路桥拖欠他最久的是其中的10名老员工2017年的工资了,也就剩下了几万块钱,但总归是2017年的农民工工资到现在都还没有结清。他说,洛阳路桥集团拖欠农民工工资是常态,目前他们公司内部员工的工资都在拖欠着,长达14个月,相关人士透露,该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款项已超9000万,所以,农民工工资年前讨要到手或将无望!

针对这些信息,笔者十分担心父亲常某及9名村民的农民工工资年前真的落空,于是在2019年1月11日先后通过“市长信箱”、“百姓呼声”等网络问政平台向政府职能部门反应,材料称:“父亲常某及同村刘万昌等9名农民工工友在王培红的带领下,前往孟津县台荫村北面的修路工地上打工,所干的工地上到处飘着“洛阳路桥集团”的小旗,但这些农民工在工作期间,路桥集团并没有与他们签订合同。从2018年3月至5月共做了三个月的活,但农民工工资至今一直拖欠着没有清付,请求相关部门调查落实,帮忙协调解决。”

定心丸?政府部门介入,洛阳路桥承诺小年夜前结清

求助信发出后不久,笔者得到官方回复。政府部门介入后并持续跟进、不断进行调查了解,孟津县交通局朱先生在协调沟通中声称,“我们会加强督促路桥集团,不会让你们的工资落空”,该消息被传开后,让一部分农民工吃了定心丸,但也有一部分农民工深表担心,因为有消息称,这是政府工程,并且已从2018年5月停工至今,可能就是因为钱款缺位所致,一部分农民工称,若洛阳路桥欠款太多太高的话,我们的工资可能无法全部结清到手,可能又会结一点留一点。

洛阳市政府在回复中声称:“问题已经受理,并正在办理之中”,而孟津县政府在回复中则声称:孟津县台荫村北面的修路工程是3P项目,由洛阳路桥建设集团负责融资承建,孟津县交通局已督促洛阳路桥建设集团公司尽快和工人达成协议,力争春节前解决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

笔者从王培红处获悉,王培红作为农民工代表在政府介入之后于2019年1月18日前去洛阳路桥集团与其对账,对账结果显示,路桥集团应付王培红约27万元工程款,由于开工期间付了一部分款项,所以目前还欠近50名农民工工资约17万元。洛阳路桥公司相关负责人王正国对王培红称,会在小年夜前兑付。

但据王培红所述,洛阳路桥公司并没有给他出具任何书面材料,仅是口头承诺,所以他很担心这么多农民工工资要不到手落了空,他没法给下边的工友们交待。因为,他有听到消息说,目前路桥公司共欠农民工工资约有9000万元,内部职工的工资也拖欠了14个月没发,若内忧外患这么严重,王培红担心窟窿太大,洛阳路桥恐怕在年前很难堵上,农民工工资讨要到手喜忧参半、充满未知。笔者认为,农民工工资能否结清、能否讨要到手,关键在于政府的介入力度与调解强度!

追真相:该工程为3P项目由政府付费,农民工工资为何久拖不发?

孟津县政府曾在回复中称:孟津县台荫村北面的修路工程是3P项目,由洛阳路桥建设集团负责融资承建。笔者据此信息查询后获悉,3P项目就是政府与社会资本的合作项目。尽管由当地政府参与,但农民工工资的拖欠问题、不签订合同以及虚假办理工资卡的现象却依然存在。

据了解,该3P项目为省道S312(原S314)线偃师孟津界至国道208(原G207)段改建工程,于2017年6月3日在孟津县会盟镇扣马村开工,消息显示,当时出席该开工仪式的有孟津县县政府副县长翟常绪、县交通运输局、县公路局领导,洛阳路桥建设集团等施工单位代表。该工程跨大寨沟桥后迂回折向扣马村北侧,向西经扣西、小寨、花园、东良、台荫等多村,是按二级公路标准设计,路面宽15米,而以王培红为代表的近50名农民工都是在台荫村工程段打工的。

笔者从《河南省财政厅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管理中心》官网上获悉,2018年4月4日发布的《河南省财政厅PPP管理中心关于发布省财政厅PPP项目库清理结果的公告》信息显示:附件1中明确标注,该PPP项目总投资1.78亿元由政府付费,但如今农民工工资久拖不发,有人质疑是这1.78亿元的总投资款并未真实到账。

不仅如此,该工程在施工期间还未与农民工签订合同,更是借办理农民工工资卡之名,把农民工集体拉进孟津县会盟镇的一个农业银行,每人发放10元办理工资卡,但这办好的工资卡却并没有交到农民工的手里。

据农民工刘某回忆,当时是2018年5月下旬,洛阳路桥项目部的人开了个车把我们一群农民工带到了孟津县会盟镇的一个农业银行,然后给我们每人发了10块钱,让我们拿着身份证排队办理工资卡,但办完之后,就让我们走了,也没有把卡给我们,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给。5月底这里的工程全部停工了我们就回家了,但是工资一直没着落。

针对这一问题,笔者曾在电话中向孟津县交通局朱先生咨询:“如果现在让那些农民工直接拿着身份证去农业银行查询的话,能不能查询到钱呢?”朱先生称:“里面没钱,路桥公司没往里面打钱,当时有一项政策要求办农民工工资卡,所以都办了。”“可这办了农民工工资卡,怎么不给农民工呢?现在的卡在谁手里呢?”朱先生在电话中告诉笔者:“在洛阳路桥那边”。

笔者从《中国政府网》获悉,在《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中,的确有要求为农民工办理农民工工资卡的政策。原文称:“在工程建设领域,鼓励实行分包企业农民工工资委托施工总承包企业直接代发的办法。分包企业负责为招用的农民工申办银行个人工资账户并办理实名制工资支付银行卡,按月考核农民工工作量并编制工资支付表,经农民工本人签字确认后,交施工总承包企业委托银行通过其设立的农民工工资(劳务费)专用账户直接将工资划入农民工个人工资账户。”

上面的政策出来后,下面的确做了,也的确为农民工办了工资卡,但这农民工工资卡却不在农民工手里,走个形式,继续变个法子来拖欠农民工工资,真的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上面的政策再好,也惠及不到农民工。

揭内幕:政府付费的3P工程到底为何停工?

洛阳孟津县的S312沿黄线(原S314)偃孟界至G208(原G207)段改建工程既然为PPP项目,由政府付费,为何在2017年6月3日开工后,又在2018年5月底全面停工了呢?

业内人士分析推测,PPP项目虽然是政府与社会资本的合作项目,但这种模式是双面性的,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比如,近日就有新闻曝出,云南化解财政金融风险清退323个PPP项目,涉及5737亿元投资,而新疆则早在2018年初就有全面叫停的消息传出,当然,也有地方的PPP项目运作的很好,所以这是一把双刃剑。

业内人士称,2018年4月前后,新疆全面叫停PPP项目,之后,多地出现停工潮,有消息称是查环保,也有消息称,是政府在控制金融风险。一家在建筑类央企从事PPP业务的人士也曾公开表示:目前我们的PPP项目基本都在重新评审,退库的项目都要停工。

而对于孟津县这一3P工程停工的原因,笔者在与交通局朱姓工作人员的交流中得知,与手续有关。就此信息笔者咨询了相关人员,据介绍,虽然洛阳孟津县的这一3P项目早在2017年3月就进入了《河南省财政厅PPP推介项目库项目清单》,但若久久不能落地开工,也是有可能被清退出库的。

笔者确实在《河南省财政厅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管理中心》官网上看到了2017年3月21日发布的《河南省财政厅PPP推介项目库项目清单》原稿,里面确实有洛阳孟津县的这一PPP项目,但到了2018年4月,更新信息显示,该项目已进入采购阶段,而在现实当中则是到了2018年5月底,该项目就全面停工了。对比这些信息,笔者咨询了业内人士。

业内人士介绍称,PPP项目共分为5个阶段,分别是项目识别、项目准备、项目采购、项目执行和项目移交。任何一个阶段出现问题,都可能导致PPP项目失败。另外,比如没有通过财政承受能力论证、没有通过物有所值评估、对社会资本没有吸引力等等,都会决定这个PPP项目不能真正落地开工,成为烂摊子。

笔者于1月25日下午连线孟津县交通局朱先生了解情况,据介绍,由于实地情况与当时申报的情况有出入,所以洛阳孟津县的S312沿黄线(原S314)偃孟界至G208(原G207)段改建工程这一3P项目接下来将有县交通局接管,随后会寻找新的承建单位来负责这一3P项目。他称:当初看洛阳路桥集团的相关材料与手续都是没有问题的。

求处罚:若事实成立请求行政执法部门公开处罚洛阳路桥集团

消息人士告诉笔者,洛阳路桥集团不仅拖欠农民工工资,还在拖欠自己公司内部员工14个月的工资,欠薪窟窿很大,但其实并不是没钱,而是有钱不发。消息人士称,中迈收购了洛阳路桥集团,这两家其实就是一家,但他们在银行中有2900万的现金,只是不取出来发放工资而已。年关越来越近,若没有行政执法部门介入,恐怕他们不会主动清偿欠薪。

如此看来,洛阳路桥集团不仅在拖欠农民工工资,还在拖欠内部职工工资。笔者搜索后发现,就连收购洛阳路桥集团的河南中迈集团也拖欠工资。笔者先后以“洛阳路桥拖欠农民工资”、“中迈拖欠工资”为关键词在百度上搜索,结果发现有很多网友在网上发贴声称被欠薪。

笔者的父亲及我们村的多名农民工工友被欠薪的事实在孟津县、洛阳市政府的相继介入之后逐渐变得清晰、明朗,但这些农民工仅是冰山一角,他们担心的是由于洛阳路桥集团并没有主动与他们签订劳动合同,所以若其他农民工想走司法程序恐怕因为手无证据而举步维艰。

《洛阳市政府网》在2018年2月8日发布《洛阳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实施办法的通知》,第二条中的第二款明确提出:全市所有在建工程项目,施工总承包企业(专业承包企业)、劳务分包企业必须实行实名制用工。在建设领域全面推行劳动合同制度,各类企业要依法与招用的农民工签订劳动合同。

而洛阳路桥集团并没有主动与农民工签订合同,拖欠工资更让农民工讨要与维权处处受阻受限,这一行为理应得到相关行政执法部门的处罚与通报。

还有,2018年11月下旬,《洛阳日报》就在《我市12部门联合开展农民工工资支付情况专项检查》新闻报道中告诉大家:至2019年春节前,洛阳市人社局、市发展改革委、市公安局等12个部门在全市组织开展农民工工资支付情况专项检查,符合《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管理暂行办法》规定情形的,要依规列入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并按规定对其实行联合惩戒,使欠薪企业“一处违法、处处受限”。

在《洛阳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实施办法的通知》中更是声称:成立了洛阳市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领导小组。由刘宛康市长任组长,吴孟铎常务副市长、陈淑欣副市长任常务副组长。名头很大、气势不小,但总不能只打雷不下雨,走走形式、喊喊口号糊弄农民工,瞎给农民工吃定心丸吧。所以,农民工希望对欠薪、不主动签订合同的洛阳路桥集团进行调查了解与公开处罚。

黑历史:洛阳路桥集团因“拖欠农民工工资”多次上黑榜

其实不管洛阳路桥有没有被中迈收购,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前科很早就在网间流传,还有好几次上了黑榜。下面,我们就一起来细数盘点,洛阳路桥曾被媒体公开曝光的那些黑历史.....

《洛阳晚报》在2005年1月初刊发的题为《谁在拖欠农民工工资 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列出清单》一文中就有“洛阳市路桥建设总公司一分公司”。

2007年1月20日,新闻《省清欠办制裁18家拖欠农民工工资“老赖”》在《大河报》上刊发,文章称:“洛阳路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承建的驿阳高速公路第九合同段项目存在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情况,被暂停在我省境内进行工程建设招投标活动。”

《人民网》在2010年4月8日发布的《河南洛阳市焦作市回复网友致省委书记11条留言》一文中,其中洛阳路桥欠甘肃陇南山区的农民工工资的信息位列第4。

2012年11月29日,《东方今报》在《洛阳再曝光84名“老赖” 涉及农民工工资赖账户占17%》中,“洛阳路桥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曹相春”也位列其中,笔者从《天眼查》官网上获悉,曹相春是该公司的董事、监事、经理等高级管理人员,由此可见该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是个常态。

笔者梳理后发现,洛阳路桥不仅在拖欠农民工工资一事上黑名远扬,更是在工程质量上曾被拉黑。《西安晚报》在2006年10月23日刊发的《3家施工单位上“黑名单”》一文中曾这样写道:“此前已通报列入‘黑名单’的洛阳路桥建设总公司,本次也一并予以公布。”

文章还称:洛阳路桥建设总公司在黄延高速公路项目HY-20标段施工中,投入不足,合同履约差,工期严重滞后,施工质量控制不严,严重影响了施工进度,在黄延项目第一阶段考评中连续四次受到建设单位的通报批评。根据《陕西省高速公路建设项目施工监理单位信用评价管理办法》的规定,将受到“二年内不得进入陕西省公路建设市场”的处罚。

盼监督:农民工工资讨要进度需各界监督

笔者从《洛阳路桥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官网上获悉,这个黑名鼎鼎的公司竟有着国企的前身,有着壹级资信等一系列美丽的光环。或许正是这华丽的荣耀与奢华的外表,才让政府付费的3P项目落在了洛阳路桥的头上,殊不知,有着拖欠农民工工资前科与黑历史的背景,注定了农民工卖力卖命的血汗钱讨要受阻的曲折路,所以,农民工若不能顺利的讨要到工资,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当地政府在选择施工单位时没有把好关,若同等条件下由“不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施工单位来落实3P项目那该多好?不过,事已至此,农民工希望在讨要工资这条路上得到各界关注与舆论监督。

1月25日下午,笔者再度连线孟津县交通局朱先生,据他介绍,洛阳路桥集团在孟津县承建的S312沿黄线(原S314)偃孟界至G208(原G207)段改建工程PPP项目,虽由政府付费,但是由洛阳路桥集团融资承建,项目建成之后政府再慢慢的连本带息支付,至于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我们也正在申请财政拨款,但可能无法全部结清,只能发一部分。

对于农民工工资的拖欠问题,国家向来都很重视,近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副部长邱小平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回答央广记者关于农民工工资拖欠清欠问题时曾两次提到“限时解决”,还明确强调:“对政府投资工程项目导致的欠薪问题,督促地方政府立即优先清偿农民工工资。”

由于王培红带领的农民工参与的工程队是洛阳孟津县的3P项目,而该项目工程是由政府付费、政府参与,所以尽管孟津县、洛阳市政府正在处理解决,正在帮助农民工协调落实工资清欠工作,但还是有部分农民工希望得到上一级政府或者主管部门的关注与跟进,这些农民工们希望他们卖力卖命的血汗钱能在监督与舆论声中尽快的落袋为安,好让他们置办年货、开心过年!(文/常有才)

(责任编辑:admin)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删稿指南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民生播报网 商务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3 www.zgmsb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民生播报网
 技术支持:中国民生播报网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