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民生播报网,广告投放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民生新闻 >

山东扫黑除恶往这里看

时间: 2019-06-01 23:01 作者:admin 来源:中国民生播报网 点击:
  
  
  
  我原先是一个摆摊的摊主,2013年之前那时我在青岛市市南区太平角一路33号停车场内摆摊,那是一个房地产公司老板卖给港务局的房子,我父亲给照看了十年,在2013年前后,那个房子租给了远洋捕捞公司,我就不能在那里继续摆摊经营,当时我已经在那里做了三四年小买卖了,卖点饮料矿泉水,卖泳衣,和租赁双人自行车。之后北上挪到一个金海角饭店附近,由于饭店那里收租金很高一月要5000元,没过多久,父亲让我再去找个地方寻求出路,当时脑子一片空白,也不知所措,因为多次搬家,又要找个能安稳摆摊经营的地方实在是不易,已经是身心疲惫的我但抱有一线希望,我来到了八大关临淮关路2号,那里杂草丛生,小楼也因年久失修显得很老旧,但是我碰见了现在的同姓吕大姑和李姑父,当时我见到他们,我称他们叔叔阿姨,我告诉他们,我想租你们的门口卖点东西,放几辆自行车,经过商议,他们答应了我在他们那里摆摊经营了,上天不负有心人,当天租赁自行车收入了780元,我和父亲在那里忙碌着,我负责租赁自行车,父亲维护自行车部件维修损耗,同时感谢帮助我的吕大姑和姑父,每天收入的钱,我都会拿出来买海鲜或者菜一起吃,一来二去我们的关系如同亲人一般,当时吕大姑住的房子,是一个投资公司租赁天主教堂所属的房子,吕大姑那时给投资公司做饭打扫卫生看管房子,但是投资公司因为别的或者债务问题,之前三年没有给我吕大姑开工资,那楼房也没有办公人员,就让我吕大姑住着守着房子,我在那里干了半年左右,那投资公司姓白的经理来了,让我每月交1500的租赁费用,吕大姑那头我本着感恩的心态和道义方面依旧每月给1000元费用,到了2014年也就是第二年,投资公司姓白的经理闲麻烦,就让我们一年一万元交给他,并签订了租约。那时我感觉八大关租赁自行车的生意还可以,就在太平角一路和正阳关路路口也就是正阳关路39号位置,又谈下来一个场地,租赁自行车,当时八大关里面租赁自行车很多一部分是占路经营,而我觉得还是有属于自己的场地去经营还是合理的,经过自己的努力,我在武胜关路12号,以每月八百元又谈下一个场地来租赁自行车,那个场地是叫龙帆传媒的公司租的,这公司是租赁青岛疗养院的房子。然而在武胜关路租赁自行车好景不长,一个叫崔大勇的人在八大关宁武关路上也租赁自行车,后来八大关租赁自行车的有一部分被他们打砸了一遍,当时我老家来的表弟帮我照看武胜关路12号那里租赁自行车,我表弟给我打电话说,当时来了十好几个人,告诉我表弟别在那里租自行车了,要不然没有好果子吃,之后我就在武胜关路12号店里守着,当我在那的时候,同样来了很多纹龙画虎的人,他们中有个崔大勇通知我,要不别在这里租自行车,要不就跟他们合作,所谓合作就是每天的利润拿出来一半交给他们,我当时肯定是不同意的,后来他们就安排了两个人在门口那守着,凡是顾客来了,就会把客户撵走,或者吆喝我们,推搡我和我的同事,武胜关路12号没办法只能被逼交出一半收入,崔大勇就派一个人每天守着到傍晚收钱,这个事情也救助过亲朋好友,也是没办法解决,只能任其宰割。期间凡是不听崔大勇的话我就会被拳打脚踢,当时因为工作需要,之前给我干兼职老家是烟台,在青岛山科大上学的学生程桐,他老家发小文凯放暑假没事介绍我这工作,因为这档子事也投奔了崔大勇那一边,我之前负责他们吃住,后来文凯搬去到崔大勇那头居住了,出了这个问题,每次武胜关路12号租赁自行车的事情都是我自己亲自干了,我也想过,武胜关路12号,这地方可能守不住了,很有可能被取代掉,结果有一天,崔大勇指使手下一个叫王军和另个人把我打的挺严重,在他们殴打我的时候,有一个路过好心的女司机还吆喝他们,别打了,再打就报警了,非常感谢这好心人出面帮忙说话。这次殴打导致鼻中隔偏曲了,脸也是青一块紫一块,当时我自己报了警,但是他手下的人已经不在八大关了,过了几天又在宁武关路上碰到他们,我又通知110把王军带到了派出所,与此同时,崔大勇就打电话告知我,赶紧撤案,不然就不可能在八大关看到我,想要收拾我,而且还说八大关武胜关路12号,一点分成也就没有了,无奈之下,我只能撤案,回来以后又是一顿揍,而且不给我分成了,当时心里非常忐忑,害怕。后来我父亲还向崔大勇求情,说我不懂事,崔大勇后来就给我降到了三成,学生假期快结束了,八大关租赁自行车生意处于冰点,生意非常差,以三成分红,根本挣不出个人一天的经费,而且崔大勇想着办法折腾辱骂想从武胜关路12号把我撵走,但是里面有我的自行车,我想要回自己的自行车,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自行车就被他们以借用的方式扣在武胜关路12号那里供他们使用。而我因为承受不了各种打压,则跑去临淮关路2号继续在那里经营,但是没有半个月,崔大勇又要要挟我合作的事情,要让我临淮关路2号也要跟着合作,交一半费用给他。因为经过上次事情,这次我坚决不能和他再扯到一起了,否则只会让自己越陷越深。武胜关路门店因为当时有公司人员办公随时进出,所以大门没办法关闭,但是临淮关路就不同了,因为我吕大姑在那里,那里的门和钥匙我这也有,他若是找麻烦大不了先关门歇业,崔大勇这帮人可能也在想办法侵占别人的地方,而且天气转凉,八大关租赁自行车生意开始冷淡了,就这样好不容易才熬过了2014如此煎熬的一年。到了第三年了,也就是2015年了,我知道这事情不可能就这么结束了,以后肯定还会有别的麻烦,果不其然,崔大勇就找人要弄我,电话里之前通知我要合作的事情,问我要不要跟他合作,如果不合作出什么事情可别再找他说合作的事,晚了,让我后果自负。我爸让我先躲两天,怕出什么事情,过几天,我又回到八大关租赁自行车,结果租出去自行车被他们在路上扣住了,游客连车子都不放,非要让我去武胜关路12号找崔大勇谈谈,当时我知道非常麻烦,我决定报警,我也没有敢去武胜关路那里,后来崔大勇他们可能怕公安,他们把游客和车子放了回来。但是这事情后续更加严重了,过了没几天,崔大勇直接叫人把车子推到了临淮关路2号门口外面租赁自行车,还告诉我,八大关他交了钱,整个八大关都被他给租下来了,我当时就把那个临淮关路2号院子门口给锁上了,我给城管部门打电话,当时接电话的是副队长李队,可没有一会,崔大勇就自己过来了,看见我以后,让我把门打开,我誓死不从,他就拿起一个跟胳膊一样粗的棍子,把我打倒在地,将一米多长的棍子打断了三四节,我当时很崩溃,感觉这世上还有如此邪恶的人,隔着衣服,背上满满的伤痕,都肿起大包来了,打完我以后,他就走了,我联系我的父亲,我父亲看了以后我知道他已经泪涌到眼眶,我当时也打了110,当时临淮关路2号门口外有崔大勇他们的自行车和一个看自行车的人,警察问崔大勇手下的人问打人的人呢。让他过来,没一会,崔大勇就过来了,当着警察的面锤向我的肚子。警察大哥及时制止,把他押到车里,都去了派出所。到了以后,我和父亲想去医院做检查,当时发晕头痛恶心,走路特别累。去了青岛医学附属医院,那里经常排队,人也特别多,预约排号也很麻烦的,当时在医院等了一个小时左右,派出所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回去谈这个事情,打了好几个电话催促我回去,我父亲感觉民警叫我们着急回去会有事情。然后我和父亲打出租车回派出所,派出所民警又通知崔大勇来文登路派出所协商解决,当时给了2000元的费用来谈和解。在恐惧中和各种不知所措且没有选择的我们只好答应了。但是被打的太狠,人的身体又不是沙袋,怎么能不出问题呢?第二天在家里养伤,结果当天晚上,我就痛的死去活来,幸好我邻居朋友把我送到四零一医院,当时我看见嘴里呕吐出来的血丝又害怕又绝望。我联系了我的父亲到了四零一医院。当时有个好心的大夫跟我说问题非常严重,说我有脊骨两根骨折了,而且脾脏已经出血,脾部只有一层膜包住,现在需要做手术,费用可能要十万以上。而且重症监护室费用也是相当高昂,建议你们转到青医附院接受治疗。我非常害怕手术的,看过电视里手术的场景也是心惊胆战,更何况要发生在我身上呢。我父亲无奈和惊悚中听大夫说的话,医院给联系了120急救车转院了。去了青医附院,也是上天眷顾,直接安排进了急救室,手上胸上按上各种仪器,检测频率。大夫说,要保守治疗,但是如果情况危急随时要做脾脏摘除手术的,而且这段时间是不可以吃任何东西的,只能输液。煎熬和痛苦让我至今难忘当时的情景,大小便只能在病床上,体内有淤血会导致发高烧,烧到三十八九度是非常正常的事,然后求着大夫打退烧针,退完烧就会冷,然后过三个小时又开始发高烧,在承受中把最为难熬的日子给熬过来了,过了十来天,大夫说可以转到留观室了,在那里我可以喝点小米粥和清淡的稀饭类食品。当时的医疗费用非常大,每天也是一两千,越到后期费用能少一些,但是也花光了我和父亲的积蓄。后来借我姐的钱来凑的医药费。两个月左右了,大夫说,因为病床也是非常紧张的,而且可以出院在家治疗的,所以我就出院了,在医院的病床上躺到屁股疼了,真是不想在那里待下去了,而且花销哪是老百姓能承受的呢?当我打车走在回家的路上,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又是别样的一番心情,以后怎么办?生活怎么办?我当时对自己非常失望,但又感觉生活还是继续着感到欣慰。而八大关自行车租赁,因为各种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从而自行车租赁就在2015年中旬中道而止。我两个月以后了,我就去了青岛市市立医院去做的法医鉴定,后来文登路派出所说是两个二级轻伤,然后又将崔大勇和我叫在一起谈和解事宜,崔大勇告诉我,如果走司法程序一分钱也不会赔我的。最后就是协商赔偿我五万元费用,但是分五个月给我,第一个月,崔大勇给了我一万元补偿费用,后来就没有消息了,在之后的多次去派出所询问此事,直至2018年十月份左右将协商补偿的费用才给了我。但是这个事情给我带来的是无尽的伤害打击和摧残,让我对这个社会重新注入的新的观念,但是始终相信正义的存在,我们不能向邪恶屈服,不能妥协,不然黑暗会蔓延笼罩更多的善良。希望大家一起抵抗黑恶势力,动动手指帮忙转载,谢谢您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删稿指南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民生播报网 商务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3 www.zgmsb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民生播报网
 技术支持:中国民生播报网技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