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民生播报网,广告投放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教育新闻
财经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军事新闻
时事观察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法律法规
科技之窗 企业动态 书画艺术
公益行动 房产商情 爱车一族
旅游新闻 历史人文 图文资讯
各地新闻 舆情监测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爆料投稿 联系我们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法律法规 >

铁匠炉

时间: 2019-06-12 22:01 作者:admin 来源:中国民生播报网 点击:














    得胜堡有个铁匠炉。儿时在舅舅家,我经常去那里玩。帮着拉风匣、帮着牵牲口挂掌。打铁师傅锤起锤落火星四浅的火红场景,一看就是半天。

    那个铁匠炉很简陋。一间不大的房子里有个砖砌的、好几米高的凸字型烘炉,烘炉旁边有个大风匣,是用来给炉子鼓风的。

    昏黑的小屋里炉火烧得很旺,火焰是跳动的心脏,呼呼的声响是风匣沉重的呼吸。老铁匠手持长长的铁钳子,不停地翻动着炉火中的铁料。猛然间,将红红的铁料从烘炉中迅速夹出,放在铁砧上,火红的铁料顿时把漆黑屋子照得通亮。小铁匠朝手心里吐两口唾沫,绷紧全身的肌肉,双手抡起铁锤,朝铁砧上那块通红的铁料砸去!

    打大锤的人要听从掌锤师傅的指点和调度。小锤打到哪里,大锤便跟到哪里。小锤子打得时快时慢,大锤打得就时轻时重。叮叮当当,铁砧上立时火花四溅,崩落的火花如昙花一现,落地便成黑黑的铁屑。烧红的铁料像面团一样被揉来揉去,不一会儿,一把锄头或一把镰刀就成型了。

    老铁匠二目炯炯,黝黑的胳膊上肌肉隆起,红黑的太阳穴上青筋暴突。小铁匠全神关注,随着师傅的指点,双手抡动大铁锤上下翻飞。锤击声此起彼伏,百听不厌;那节奏,就是一曲优美的打击乐!

    此时,拉风匣的人手握横杆,丁字步站立。手臂前拉后推、身子时弓时直、动作连贯协调。风匣拉起,曲子奏响。随着加热的需要,风匣会在平缓匀称的节奏中加速。炉中的火苗,随风箱的节拍跳跃、在劲风的吹奏中升腾。

    等铁件冷却下来敲打不动时,老铁匠就会把初步成型的铁件重新放回炉火中焙烧,此时风匣就会拉的更加急迫。火苗舔嗜着铁件,发出呼呼声音。铁件又渐渐地红了起来。师傅把铁件夹出来放到砧子上接着敲打,渐渐趋于完美。

    俗话说,好钢用在刀刃上。若要刀具锋利,须在刀口加钢。钢和铁都是死硬分子,要把它们贴在一起,谈何容易!先将铁料烧红,放在铁砧上,将刀口錾出一条小沟,沟内夹进一条钢;放进火炉再次烧红,继续在铁砧上锻打;反复几次,钢便夹在铁里,密不可分。当铁件烧到血红的时候,师傅就用长长的铁钳夹出来,放到水槽里淬火。

    火红的铁件见水发出“呲呲”的响声,爆裂的水珠与雾气从水中泛起,腥腥甜甜的铁味便强劲地升腾起来。

    烧红的铁件每打一捶都火星四溅。老小铁匠的衣服、裤子、鞋上都是被烧出来的洞。可老铁匠说:“衣裳烧烂了不怕,如果只顾着衣裳,烧好的铁凉了,就没法打了。”夏天,他们都是光膀子,皮肤被阳光与火烤成古铜色。

    老铁匠是祖传的手艺,说不清有多少代了。据说得胜堡扩建时,因为新增的戍边将士们需要大量的兵器,他的太祖的太祖的太祖就在堡里夜以继日地赶制兵器。直到隆庆议和,他的先人们才开始打制刀斧镰锄马镫互市。

    得胜堡的小铁匠叫铁蛋,和那个拉风匣的石头是弟兄俩。都是跟他妈从河南逃荒来的,在得胜堡落了户。那时老铁匠刚死了老婆,经人说合,铁蛋妈嫁给了老铁匠。铁蛋大些,跟继父打铁;石头小,只能帮着拉风匣。

    那时农村的铁匠炉不会打别的东西,大多以农具为主。印象中,他们打造最多的当属镰刀、锄头、镢头、镐头、钉耙、马镫、马嚼子、门饰件,还有斧头、菜刀等等,这些都是常用的生产工具。在我的记忆中,钉耙是制作起来最费工费时的铁器了,而且对铁匠师傅的技艺要求极高。一个技艺高超的铁匠师傅能锻制一把七齿钉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每打出一把镰刀或是别的什么农具,老铁匠都要在上面打印上自己的姓氏或是符号之类的印迹,以此扬口碑、闯名声。有铁匠的日子,每件农具都是在火里烧了,再这么一锤一锤地敲打出来的。一锤一锤地让大家感觉踏实,像挖地时印在田里的脚印一样。

    烘炉、风箱、砧子,这些铁匠必备工具都在正对门口的位置。铁匠炉门上过年贴的对联上写的是:“炉内炼黄金,锤头生碧玉”,这是老铁匠的希望。

    铁匠都对祖宗留下的技艺有敬畏之心。遵从老祖宗的规矩,砧子是永远都不能用脚踩或用屁股坐的。他们在上面打铁,那是他们的饭碗。

    那时,只要铁匠生起火炉,堡里一整天就想起丁丁当当的打铁声。乡亲们会拿来废铁,包括姥姥,也会拿一块生锈的铁,找到老铁匠,让他打个锅铲什么的。活小,是不要工钱的,老铁匠利用空闲就能打成。
    
    记得老铁匠常说,世上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一语道出了打铁这个行业的艰辛。无论春夏秋冬,他们都要围在火炉边干活,特别是到了夏日更为难熬。打铁的环境也艰苦,满屋黑黑的铁屑,一些小烫伤更为难免。可在叮叮当当的声音中过日子,他早已习惯,也乐在其中。

    老铁匠还给我们讲过一个故事:从前有个铁匠甚也不会,他收了个徒弟。他的徒弟看学不到什么就要走。他不想让徒弟走,就说:“我还有绝招没教你呢?”徒弟问他:“什么绝招?”他说:“等我快死时再告诉你!”在他真的要死时,他告诉他徒弟:“我的绝招是,铁烧红的时候千万不要用手拿。”

    那时,得胜堡每个生产队都养有驴、马、牛。这些牲口是主要的生产及运输工具,人们出行、拉货、犁地全靠它们。牲口多了,给牲口钉掌子是铁匠炉的主要收入来源。

    记得有一次,我到供销社买本。路过铁匠炉,看见正在钉马掌,我便驻足看起热闹来。钉马掌前,老铁匠先穿上一件能盖住自己膝盖的大围裙,把马凳等专用工具摆好。

    铁匠炉门前有个门型的木架子,和现在的单杠类似。两侧是深埋在地里的两根十多公分粗细的木桩;上面是一根与桩子粗细一样的横梁,高度在两米左右。钉掌开始,把牲畜牵到架子里、把缰绳系在横梁上。缰绳要尽可能地短,几乎把马头吊起来,防止钉掌时牲畜的头摇来晃去。横梁的前后还各有一条固定好的十来公分宽的皮带,分别从牲畜的前腿后侧和后腿前侧穿过,用力勒紧。这时虽然牲畜的蹄子并没有离开地面,但它已经用不上力了。再烈性的牲畜,也只能束手就范,不能乱踢乱刨了。

    老铁匠半蹲着,左手娴熟地抬起马腿放到帆布遮盖的大腿上;右手用钉锤先把旧马掌和钉子起掉。然后再用铲刀把马蹄上的老茧齐刷刷地铲下一块,再把新马掌放到马蹄创面上。如果不妥帖,则要在不平整的马蹄创面上又割又切又磨,直到修理切割的平平整整,才用马掌钉钉牢。最后还要用铲刀把铁掌外边的马掌边削净、削齐,才算完结。

    儿时,我认为钉马掌是世间最残忍之事。将一匹驯良的马儿五花大绑在门字型木架中间,好端端的四只蹄子,被人强行钉上铁掌,犹如上刑。固定铁掌的钉子,足有一寸长。钉掌时,为了牢固。还要有意偏斜、把钉头从蹄子的外缘穿出来。然后再用锤子把露出的钉头砸弯。想一想,在你的指甲里插根针,惨痛!奇怪的是,那马并不显得有多么痛苦,我非常佩服马坚韧的毅力。

    得胜堡的铁匠铺1958年就停业了,以后再也没有开张。听五舅说,那年为了炼铁,堡里凡是与铁相关的器物全都上交了。最后那些丧心病狂的人来到了铁匠铺,拿走了铁匠为堡里的人打造的镰刀、锄头、菜刀、剪刀、门栓,还有杀猪刀……他们来的时候铁匠正在打一把镰刀,对于这些人的行为他没有做出任何反映。他知道铁匠铺是开不下去了,说,还剩几锤就完了,打完你们再拿走行吗?那些人不听,他只好把没打完的镰刀扔进了水桶里,那些人捞出后就拿走了。

    铁匠炉停业后,老铁匠不会种地,队里让他去饲养院喂牲口,铁头和他的弟弟石头去新荣区煤矿挖了煤。一次铁蛋一个人回来探亲,人们纷纷向他打问石头,铁头哽咽地说不出话,原来井下塌方,石头叫活埋了。人们都挺难过,感觉心里疼。

    老铁匠出身不好,文革时没少挨斗。那年,红卫兵不知从哪里得来的信息,说他民国期间给阎锡山的军队打过战刀,因此被整的死去活来。1966年八月份的一个早晨,人们发现铁匠铺的屋檐下挂着一个人,那人便是老铁匠。

    至今得胜堡上了年纪的老人,说起老铁匠都叹息,都说自从1958年再也没有听过铁匠炉的打铁声。虽然大同城里还有铁匠炉,但他们打铁的声音都不如老铁匠的好听。在他们看来老铁匠打铁的声音属于千古绝唱。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6/12 21:10:26 编辑过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删稿指南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民生播报网 商务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3 www.zgmsb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民生播报网
 技术支持:中国民生播报网技术部